大雪山社區三年不點燈 找回螢火蟲 大雪山社區三年不點燈 找回螢火蟲2007/04/23 【聯合報/文字/張明慧】 大雪山社區居民極盡心力維護螢火蟲的自然發展,幾乎家家戶戶傍晚時分都盡量少開燈,減少對螢火蟲的干擾。做公工喔!左鄰右舍掃垃圾 「來哦!做『公工』喔!」海拔一千公尺的大雪山社區的清晨,葉梢還有露珠,左鄰右舍已相互吆喝著。戴斗笠的老農、穿雨鞋的村婦,還有剛從都市返鄉的年輕人,在薄霧中從家門走出,自動帶著掃帚、鐮刀走向大雪山賞螢區的富山巷、育才巷,很快各就定位,埋首除草、清垃圾。 垃圾是上山的觀光客留下的。大 景觀設計雪山的孟宗竹林、櫻花鉤吻鮭、不受光害的觀星條件及高山農產,總吸引大批遊客上山。遊客帶來歡笑與社區生計,也留下塑膠袋、啤酒罐,還有烤肉的竹籤、鐵網;步道旁的花木也須再加強支撐。 多數熱門景點都得忍受人潮與垃圾的兩難,但台中縣大雪山社區藉由共同的願景,發展出維護之道:每周一的「社區日」,大家一起動手,正是不二法門。 過度開發 連蛙鳴也消失了 「大雪山以前可沒這麼美,她也曾經很慘!」大雪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蘇慶農說。無限制的開發與觀光,讓大雪山蒙塵 酒店工作;農民大量種植甜柿、梨子,農藥與殺蟲劑讓昆蟲鳥獸滅跡。 從小在大雪山社區長大的陳俐卉說:「有一天回來故鄉,發覺怎麼螢火蟲全都不見了?夜裡安靜得令人不安,因為蛙鳴也消失了。」過度開發讓螢和蛙在大雪山消聲匿跡,大雪山曾引以為傲的生物多樣性生機漸失,讓她變得庸俗。 921震醒:我們還有未來嗎? 真正讓大雪山居民集體覺醒,是九二一地震。「地震後路全斷了,投資的民宿、果園都泡湯了,怎麼辦呢?」民宿主人林益敏說。坐困愁城,大家才放下短利思考:大雪山未來要怎麼走?能回到 西裝外套以前的美好嗎? 決定發展「生態社區」,是無數次開會、冗長討論及激辯中獲得的共識。但講起來容易,要讓已經消失的蟲魚鳥獸全都「搬」回來住,並非易事,需要集體的決心與時間。 黑紙糊窗 讓螢火蟲專心譗愛豃 大雪山社區生態護育已見成果,例如正在溪中戲水的鉛色水鶇鳥(上),小水池中的小青蛙(中),盡情汲水的白斑鳳蝶(下)。 為了復育螢火蟲,整整三年,社區路燈全關,居民甘心晚上摸黑回家,好利於螢火蟲交配。靠近螢火蟲步道的住家,窗上細心糊上黑紙不讓燈光透出壞了「火金姑」好事。要山林休養生息,實 酒店兼職施遊客總量管制,限制上山人數。終於,大雪山成知名的螢火蟲觀賞區,四月之後,林間螢火如繁星點點,美不勝收。 李呈琿與社區壯丁組成「巡守隊」及「生態環境保育隊」,勸導遊客不在溪邊烤肉、垂釣,維護溪中生態;陳俐卉每晚裁剪一疊紅玻璃紙,送給遊客包在手電筒上,避免強光影響螢火蟲,請遊客「當螢火蟲的守護者」。 特種部隊退役的李呈琿是鼓吹社區意識與生態復育的火車頭,他和郭坤明、蘇慶龍、林益敏等人,帶著居民整理出「大雪山社區公約」。 上生態課 阿嬤越讀越有趣 首先,大家要禁用農藥與殺蟲劑,改以人工除草, 辦公室出租讓草叢保持三十公分高,讓螢火蟲幼蟲有棲息地。其次,星期一是「社區日」,早上村民必須一齊打掃周末遊客留下來的垃圾;下午在廢棄國小上生態解說員訓練,晚上則開區務會議。 讓社區老農民、農婦打掃環境還可以,上課可要了他們的命。「夭壽喔!我嘸識字安怎讀!」「讀這冊甘有路用?」大家叫苦連天。 坐在教室裡,發覺生態課程愈學愈有趣。「晚上電火關關掉,火金姑才袂驚到!」六十五歲、人稱「二嬸」的蘇太太,從原本排斥上課,現在是最勤勞的學生。 辛勤護育 蟲魚鳥都回來了 生態教育讓居民對大雪山有更深的認識,知道豐富的生態是社區最大 酒店工作珍寶,並積極化為行動力。 外地搬上山的水電工詹昭安,住在螢火蟲步道最頂端,他毫不猶豫地認養了數百公尺的步道,「除草、打掃全算我的!」彷彿知道居民愛護大自然的誠心,蝴蝶、昆蟲、螢火蟲、鳥兒與魚、蛙,逐漸回來,包括溪中的高山鏟頷魚、及藍腹鷳。 打響名號 各項補助找上門 協會祕書陳重豪說,經營社區兩、三年後,公部門及企業也聞名而來。飛利浦企業贊助不干擾螢火蟲的LED燈,闢設全國第一條螢火蟲步道;大雪山社區脫胎換骨,拿下了環保署「生物多樣化保育示範社區」等獎項,文建會也撥款讓社區編寫生態導覽書。 如今大雪山蝴蝶已有一百 開幕活動五十多種,螢火蟲近卅種,蛙類、昆蟲不計其數,大雪山的孩子能重見當年阿公曾感受過的自然生態之美。未來的路還很長,但大雪山居民已走在通往希望的路上。 【2007/04/23 聯合報】 訂公約 開幹→磨合→一條心2007/04/23 【聯合報/文字/張明慧】 周一「社區日」,大家作伙打掃賞螢步道。螢光點點的大雪山生態社區起死回生,經歷無數的衝突與爭執,眾人耐心地磨合,終嘗成功的甜果。 從開始訂社區公約,意見整合就是一大難題,農場主人郭坤明說:「幾乎每次開會都是火爆場面!」 社區理事長蘇慶龍想起經常開會討論到半夜,也是心有餘悸。他說:「社區每口子都有一張嘴,大 裝潢家堅持己見,自家兄弟幾乎要幹起架來!」不過出了會議室,大家還是一條心。 最麻煩是螢火蟲復育初期。已有遊客口耳相傳,紛至沓來的人潮帶來了商機,但也讓經營許久的生態有破壞隱憂。車燈刺眼,根本看不到螢火蟲飛舞;人聲喧雜蓋過蛙鳴,多年努力眼見功虧一簣! 在前理事長李呈琿堅持下,社區壯丁輪班站出來,在入口處「擋車」,管制車輛每日不超過四百輛,看螢火蟲要下車走路。但這些規定,遊客不見得能接受。 「你們憑什麼不准車子進去!」「再擋路就要開車撞人嘍!」每天衝突不斷上演,還有人一狀告到法院,說居民妨害自由。 居民每晚要放下工作輪流站崗,這可不是威風差事,常被遊客指著鼻子 票貼罵,還要彎腰說「歹勢啦!」 社區裡的橫流溪的封溪禁釣,也是另一個衝突點。前理事長李呈琿帶領的護溪巡守隊嚴格把關,遊客垂釣或小朋友在溪邊撈魚,一律禁止。因為封溪觀念未開,衝突不斷,縣府農業局保育課長李代娟說:「這是台中縣實施封溪以來,衝突最多的一條!」 社區秘書陳重豪說,或許大家求好心切,執行可能嚴厲了點。但是衝突之後,大雪山社區走出新秩序,賞螢、生態管制上軌道,遊客學會上山入境問俗,自然的魅力在這裡持續散發著。 【2007/04/23 聯合報】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酒店經紀  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s37ksfdh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